第428章:桐花盛开时

别叫我歌神 428 作者君不见 全文字数 3677字

今年下半年,对《蒙面》来说,是跌宕起伏的一年。 或者说,对国内的大部分音乐类节目都是如此。 本来音乐竞技类节目,就已经渐渐审美疲劳了,日子过的都不怎么好。 彼此之间竞争也就罢了。 却没想到,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本来八竿子都打不着,偏偏到他们饭碗里抢食的敌人。 而这个敌人,还是个超级大肚怪兽,几个人都喂不饱的那种。 东原大学的校歌赛,在9、10月份,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几乎垄断了音乐竞技类节目的流量和关注度。 不论是《蒙面》还是《歌王争霸》,又或者新出现的《放歌街头》,收视率都大幅度下滑,每次比赛之后的讨论度,都少得可怜。 但在10月上旬过后,这种状况迅速得到了缓解,而且热度开始升温。 “十城音乐大赛”的开始,让音乐类节目,得到了全民的关注。 就连买菜的大妈,都热衷于在各类音乐节目上,帮自己的城市寻找“种子选手”。 “这个小伙子唱的不错,可以代表咱们城市参赛!” 或者“我觉得那闺女不错,绝对能赢!” 各大音乐类节目本来已经腰斩的收视率,在迅速回温,然后再攀高峰。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几个音乐节目,也已经到了该收官的时候。 其中《蒙面》是进度最快的,最终的一场表演赛“年度盛典”已经正式开录。 所有的擂主,不论是守擂成功,还是守擂失败,都会登台进行一次最后的表演。 在谷小白之后,风和又成功守擂两期,终于被一名年轻的实力歌手踢下台。 风和揭面之后,也引起了一阵热议。 毕竟一直以来,风和都是以一名制作人的身份潜藏在幕后,原来他站在台前,也那么强。 “大树”和“大树2”,可以说是这一期的《蒙面》里,最成功的的两匹黑马。 而《蒙面》的节目组,也非常期待谷小白,能够出现在《蒙面》的最终盛典里。 之前,《蒙面》节目组已经联系了好几次闪姐了,都被闪姐以谷小白行程不便为由拒绝了。 但这一次,接起电话来的,却是一个有些熟悉的男人声音。 “《蒙面》?把邀约发过来,我回头给你回复。” 那边的语气颇为熟稔,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。 这边出面联络的导演,没有一点被挂了电话的愤怒,反而一脸的茫然。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? 是谁?是谁来着? 怎么名字就在嘴边,却叫不出来? 即便如此,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希望,连忙把邀约发了过去。 对面,郝凡柏挂了电话,打印出来了对方的邀约,就直奔闪姐的办公室。 闪姐也正忙得不可开交,听到郝凡柏的汇报,无奈道:“《蒙面》?小白已经拒绝过很多次了,而且现在小白忙着做自己的设计方案,怕是更没有时间参加了……” “我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时间安排,正好在小白去南江参加巡演的时间,不用专程赶去一趟,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,而且他们的邀约价格真的很高,就算是为了小白的实验室,也值得去一次。” “我已经劝过小白了,不过他不想去……”闪姐叹口气。 别家的明星,如果有什么工作的机会,怕是高兴坏了。 但是自家的这个,却总是一推再推。 然后闪姐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不怎么舍得逼小白上台,其实我能看得出来,他每次站上台的时候,都会想到盲伯,然后情绪就会低落一阵子……” 这句话,让郝凡柏也沉默了下来。 他突然记起自己第一次在巡演后台见到谷小白时,那一滴被斩断的泪。 那时候他还不懂,不知道谷小白为了谁而落泪。 然后他就懂了。 闪姐摇头道:“而且……小白好像对《蒙面》特别抗拒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提起蒙面来就一脸的不开心……” 闪姐并不知道,谷小白之所以抗拒《蒙面》,就是因为正是《蒙面》的那一首《大叔》,让谷小白穿越到了几十年后,发现白干死了,才决定拯救白干。 但拯救了白干,却失去了盲伯。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操蛋。 每当想起《蒙面》时,谷小白都会陷入难言的自责之中。 郝凡柏叹口气,道:“我来劝劝小白吧,人总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里,总要走出来的……” 这世界上,可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小白的心情,毕竟他感受过小白的愤怒。 人类的悲伤有五个阶段。 拒绝、愤怒、协商、沮丧、接受。 谷小白表现拒绝的方式,是一度不敢回到春秋时代,不敢确定盲伯是不是真的死了。
当他真正确定盲伯已经不在时,随之而来的,就是滔天的怒火。 如果不是系统把郝凡柏拽到了春秋时代,恐怕谷小白就真的要改变历史,杀死管仲了。 而郝凡柏,是亲自承接过谷小白怒火的。 一个人的愤怒有多深,他的悲伤就有多深。 …… 2700年前,又是一年春。 身穿紫色袍服的少年,毫无形象地坐在那孤坟之前,仰望着天空。 “盲伯,我试过了,我试过无数次了。” “可不论怎么做,我都没办法回到那一天……没办法带你回来。” “盲伯,我不想你走,可我救不了你……” “我不想白叔死,可我也不想让你死。” “为什么一定要失去一个?为什么?” “我该怎么办,盲伯,请你告诉我……” 这个世界上,绝大部分人,在拒绝、愤怒之后,都只能“协商”,向这个世界协商,希望自己做点什么,能够改变已经无法改变的过去。 谷小白也不例外,不同的是,他觉得自己可以改变过去。 但是……并没有。 春风徐徐,吹过枝头,吹过青草,吹过少年的脸颊和发丝。 却吹不干少年脸上的泪痕。 突然,守在远处的白干一声大喝:“什么人?” 管仲,或者说郝凡柏慢慢从远方走了出来,他看向了独自伤心的谷小白,对白干道:“我想去劝劝君上……” “你劝不了。”白干摇头,然后道,“我也劝不了。” 郝凡柏叹息道:“总不能让君上一直如此伤心,斯人已逝,君上也是时候放下了。” 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白干摇头,然后眼睛一亮:“能劝君上的人来了!” 远方,小蛾子捧着一束桐花,牵着小白羊,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。 一年过去了,小白羊已经成了大白羊,脑袋上已经长出来了两根角。 “小白哥哥!”小蛾子看到谷小白,开心地叫了一声,小白羊也咩咩的叫了起来,凑到了谷小白的身边,拿羊角轻轻顶着他。 谷小白伸出手去,轻轻摸了摸小蛾子的脑袋。 一年过去了,小蛾子的个子稍微长高了一点点,但依然娇小。 不知道是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冷,还是一路跑过来,小蛾子的脸上红扑扑的,被谷小白摸了脑袋,顿时更红了。 然后她伸出手去,帮谷小白拭去了脸上的泪痕,轻轻道: “小白哥哥,你不要伤心了……如果盲伯有在天之灵,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……” 谷小白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 “乖哦,不要伤心了,你看小白羊都在笑你。” “咩……”小白羊咩咩叫了一声,啃着坟头旁边长出来的草。 “盲伯,我又来看你了。”小蛾子转头,看向了盲伯的坟头:“你看,桐花都开了,我帮你摘了过来,可香了,你闻闻……” 谷小白看着小蛾子把那桐花插在坟头上,然后叽叽呱呱说着自己在集市上卖唱的经历,双拳慢慢握紧。 不,我不会放弃的! 我一定可以做到! 再来一次! 又是2700年前。 谷小白猛然睁开眼睛。 眼前,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晃荡。 比白叔年轻一些。 难道我回来了? 我终于回到了事发之前? “白叔?不对……是白田?”谷小白看着眼前已然人到中年的白田,闭上了眼睛。 我……竟然回到了几十年后。 为什么,为什么我就是没办法再回到那天! “君上。”又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,谷小白又睁开眼,就看到白干站在不远处。 他已经白发苍苍,但身形依然笔挺。 看到苍老的白叔,那一瞬间,谷小白终于忍不住。 他扑了出去,抱住了白干,嚎啕大哭。 “白叔,我只是想要救你回来,为什么却会害死盲伯,呜呜呜呜呜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 这是谷小白第一次,在白干的面前,吐露一切。 因为这不是白干的错,这是他的选择。 但他现在,终于忍不住了。 白干一愣,然后闭上眼睛,轻轻拍打着谷小白的背脊,道:“好孩子,好孩子……我一直都在,我一直都在……” 在白干的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,然后谷小白才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泪。 他现在的身体,已经是个中年人了,却哭得像是个孩子,很是不好意思。 “白叔,再陪我去看看盲伯吧。”谷小白低声道。 白干套车、驾车,像是之前每一次那样。 马车驶出了宫殿,驶向城南。 转过一处拐角,谷小白猛然瞪大了眼睛。 盲伯的坟冢之上,一颗参天的梧桐树,桐花正香。
隐藏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