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难收的网

北齐帝业 270 作者拙眼 全文字数 2547字

高纬的算盘打的美,织了一张大网等着将“乱党”一网成擒,可高思好没有跟着高纬的剧本走。 在这股有意被高纬传播出去的风言飘了一日多后,高思好痛哭流涕地来寻高纬,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,刚刚见到高纬的影子,便跪下了。 一把鼻涕一把泪,口称:“请陛下为臣做主!” 这一下,就把高纬的如意算盘给搅合了。 不得不说高思好这一步走得很不聪明,但也实在很聪明。 他要是惶惶不可终日,找第二当事人南阳王去商量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,那刚好正中高纬的下怀。 可他没有,据说他听到传闻之后,先是“惶惶如丧家之犬”,然后当着一众家仆的面嚎啕大哭,中间还一度恐惧的昏厥过去,醒来之后马上就坐上了马车,直奔皇宫“请罪”而来。 如此一来,高纬反而没有什么理由和机会再把网进一步给张开。 唉,这鱼不咬钩,高纬也没有办法。 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,他便瞬间清理好的思路,上前将南安王给搀扶起来,好生安慰道:“王叔这是怎么了?哎呀呀,跪下干嘛,都是自家人……” 一通嘘寒问暖之后,高思好方才惴惴不安地坐下,眼眶边上还有泪花打转,看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。高纬强忍住心里的恶心,还得好言相劝,说道: “王叔有什么冤屈,但说无妨,朕定会为王叔讨一个公道!” 高思好算不上真正的高家人,可高纬依旧很给面子的称呼了一句王叔,起码在外人看来天子还是很讲亲情的。 高思好顺竿子往上爬,哭诉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近日以来,不知何处传闻,说臣便是去年刺皇驾之主谋,臣冤枉呀!臣历来谨守本分,怎么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事,还望陛下给臣做主!” 接着又是痛苦不已,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。 堂堂高氏宗王,那抹泪的凄惶模样,看得人心酸不已。 高纬心里暗骂一句“老狐狸”,亲手将高思好给搀扶起来,佯装出恼怒的模样,眼里闪烁着凶光,说道: “是谁?!竟敢构陷大臣,朕必定严惩不怠!” 皇帝一摆手,宽大的袖袍随着甩动,殿内之人都感受到了皇帝的怒意,跪伏在阶下。 高思好宛若吃了一颗定心丸,当下也不藏着掖着了,告状道:“诬陷臣的人,正是裴世矩,他……出言不逊,构陷于臣,更构陷于南阳王!离间天家骨肉!陛下!——” 说完,跪地不起,似乎皇帝不给他主持公道他便不起来了。 高纬心中一阵腻歪,这老混蛋演起戏来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?不过这权力场上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,高思好还没有收戏,高纬就只能配合他演下去。他重重地拍在龙案上,沉声喝道:“裴世矩果真如此张狂?” 高思好一边哭,一遍偷偷抬眼观察皇帝的脸色。面上喜怒皆无,语气也似乎兴不起一点波澜,平淡之中藏着磅礴的怒意。是了,陛下动真火,就是这般表现! 高思好自以为将小皇帝给摸透了,心下一喜,面上却哭唧唧道:“正是,裴世矩,他当着一众同僚的面构陷于臣。臣不敢说谎,陛下自可去打听,这事都已经传开了,满朝皆知!” “满朝皆知?——来人!”高纬咀嚼了一下话语里的意思,阴沉着脸色,指向门边站着的刘桃枝,吩咐道:“你去,把裴世矩给朕收监到大牢,把事情给查清楚再报与朕知道,朕定要处置他!”
刘桃枝依旧带着斗笠,一副农夫的憨厚扑通模样,怀里抱着一把刀,默默无声地跪下接口谕之后,便悄无声息地退下了。他是天子的刀,皇帝让他杀何人,他会去杀,不问其他,锋利无比。只是,他转身的时候,却往高思好身上瞥了一眼,难以察觉,转瞬收回。 高思好自然对着皇帝一顿歌功颂德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,自然无比。即便以高纬之阴狠也难以看出破绽。仿佛安排死士当街刺驾真的跟他毫无关系。见实在套不出什么东西了,高纬只好将此事暂且作罢。问罪裴世矩,也算是给了高思好一个交代了,又是好一顿抚慰之后,命人送出宫去。 就像是商量好了一般,高思好一走,高绰又粉墨登场了。不一样的配方,味道却是一样,高纬安慰哭唧唧的高绰说朕已经命人去抓裴世矩了,然后扯东扯西一通,将高绰送出宫去。 两条大鱼,一条没钓着。裴世矩堂堂一个侍郎做为鱼饵,就跟白给了一样。高纬一阵气闷,自顾自地坐在龙榻上看书,将情绪渐渐平复下来。 治大国如烹小鲜,政治这种东西,本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即便九五至尊,也得按照规则来,否则就是破坏规则。治国,本就是法统在治国,是那些前人规划好的条条框框在治国,一旦规矩坏了,朝纲就乱了,天下也就跟着乱了。知道高思好就是幕后黑手是一回事,有没有证据又是另一回事。 其实以高纬现在的威权和手里掌握的那些证据,直接将高思好下狱砍头也没什么。但是,种种迹象表明,高思好未必就是那个人。 有人在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。 在那个人的计划之中,无论高纬还是高思好,都是他的案上鱼肉,盘中牛羊! 胃口够大,也不怕撑死!? 他怀疑这个人就是南阳王高绰,这次本来打算试探一下,根据他们的反应好做进一步的判断,可高思好急中生智的这一招,让他的算盘落空了。 不过高纬心中的怀疑也愈来愈浓。对于人心的敏锐直觉告诉他,他的判断没有错。 他随手翻看掌中的书册,眼底闪过一抹极冷的讥笑; “这次他们命好,躲过一劫,还有以后呢,朕不急。” 这一局本就是环环相扣,这次躲过了,他还有别的杀招。 来日方长…… “至于裴世矩,关着吧,长长记性也好……” …… …… 傍晚,高思好挑开了马车的车帘,不远处的街上,一驾极低调的马车缓缓走动,这是南阳王高绰的车驾。王府的长史揣摩着高思好的意思,问道:“大王,要不要过去见一面。”高思好方才将视线收回,放下帘子,冷淡地说道:“不用了,回府。” 车马摇晃,高思好的浑身上下都冰冰凉凉的。他确实是惴惴不安了两日,在这一天抱着赌一把的想法进了皇宫,他赌对了,皇帝看起来并没有怀疑他的意思,这事也就轻轻揭过了,纯属是虚惊一场。不过现在让他内心翻腾起来的是另一回事,“高绰,就是那第三人?” 他忍不住又挑起帘子,目光朝着那架马车的影子追逐而去。它恰巧在那边拐了一个弯,消失在了昏暗的天光之中,高思好放下车帘,端坐在车内,面色阴晴不定。
隐藏
');